当前位置:上海沂昱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因为一把扇子,薛宝钗是如何盘问袭人的?
红楼梦中因为一把扇子,薛宝钗是如何盘问袭人的?
2022-09-22

薛宝钗,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每当一提起这个,那么小编就不得不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了

“诉肺腑心迷活宝玉”,不想他的一番表白话,林黛玉没听到,却拉着给他送扇子的袭人诉说了从头到尾。袭人一听,吓得亡魂皆冒,赶紧打发走了贾宝玉,一时间自己心乱如麻,不禁流下泪来。

(第三十二回)这里袭人见他去了,自思方才之言,一定是因黛玉而起,如此看来,将来难免不才之事,令人可惊可畏。想到此间,也不觉怔怔地滴下泪来,心下暗度如何处治方免此丑祸。正裁疑间,忽有宝钗从那边走来,笑道:“大毒日头地下,出什么神呢?”袭人见问,忙笑道:“那边两个雀儿打架,倒也好玩,我就看住了。”

袭人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“爱情”比喻成“不才之事”和“丑祸”,只因他们的感情在当时“不容于世”,是被当成丑闻界定的。

古代男女姻缘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如果男女私自定情,则要被当成“丑闻”,不但身败名裂,家族也会蒙羞。

所以,就算贾母支持宝黛姻缘,却也绝不允许贾宝玉和林黛玉私下定情这种事发生。根本就没有贾母支持宝黛爱情这回事。

袭人六神无主之时,薛宝钗突然转了出来。要说这个时机可是特别巧。

林黛玉前脚走,袭人后脚来,贾宝玉说完话跑了,薛宝钗马上出来与袭人说话,要说薛宝钗没听到他们三个之前的话,根本不可信。而薛宝钗一出来,其实就是话中有话。

袭人明明在那垂泪,薛宝钗还明知故问她:“出什么神?”要知道一般见人,往往是问在这里做什么呢?宝钗问“出什么神”,如果袭人一个嘴不严,就会将刚才听到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的话当“秘密”说给宝钗听。

如果袭人能对薛宝钗说出宝黛的秘密,就一定会对其他人说。这样的袭人不能留,必须让她封口。否则宝黛私情一旦传出去,是贾家、贾政王夫人以及宝黛二人都不能够承受的。薛宝钗不介意到时候牺牲掉袭人。

好在袭人经受住考验,也保全了自己。她谎称看两只雀打架遮掩过去。但薛宝钗并没有就就此放心。

(第三十二回)宝钗道:“宝兄弟这会子穿了衣服,忙忙的哪去了?我才看见走过去,倒要叫住问他呢。他如今说话越发没了经纬,我故此没叫他了,由他过去罢。”袭人道:“老爷叫他出去。”宝钗听了,忙道:“嗳哟!这么黄天暑热的,叫他做什么!别是想起什么来生了气,叫出去教训一场。”

宝钗说看见贾宝玉走过去要叫住问,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也是在对袭人攻心。看似说她没听见,让袭人放心。但她话锋一转,听说贾宝玉要去见客,偏说了一句“这个客也没意思,这么热天不在家里凉快,还跑些什么?”

薛宝钗在意有所指,林黛玉刚刚过去,她见到了贾宝玉能没看见林黛玉?之所以这么故意说,是让袭人心中疑神疑鬼,怀疑宝钗到底有没有听到刚才的事。只要袭人越想越疑惑,就不敢再对旁人说这件事。一旦“丑闻”传出去,对她只会有害无益。

所以,你说古代贵族间这些语言套路艺术,早已不是现代人能够深切体会的,却是他们的生活日常。

不过,薛宝钗说人家“大热天不在家里凉快”跑出来,那么她出来又是做什么?是不是也像林黛玉那样不放心史湘云和贾宝玉的“金麒麟”之约呢?《红楼梦》这些小细节一个也不能放过,否则就失去了咀嚼美好的韵味。

这里宝钗到底还是问了史湘云是否在怡红院。一来给自己出门找借口,二来也是套话。不想袭人提到求史湘云做鞋,宝钗反而爆料了一个史湘云最大的不如意。这件事我们放在后文说。这里暂时略过。

贾宝玉对林黛玉诉肺腑,薛宝钗适逢其会,这件事在宝黛钗三人关系中,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贾宝玉在端午节前后,一直深陷“金玉良姻”的困扰。其实,从他与林黛玉偷看《西厢记》开始,很快就有了五鬼魇魔法。

当时我们就提到贾宝玉参加王子腾生日后被烫伤。王子腾夫人一来,五鬼魇魔法就发作了。其实是曹雪芹故意暗示王家在图谋贾家的“卑劣”意图。

贾宝玉和王熙凤都属于荣国府继承人范畴,他们受伤害,代表的是王家针对贾家的“野心”。而王家图谋的一环,就是“金玉良姻”,受伤最大的反而是林黛玉。

无巧不巧,后文贾宝玉又去参加王子腾生日,晴雯大病,偏偏贾宝玉回来又烧了雀金裘。勇晴雯病补雀金裘,对病中身体伤害极大,最终被撵后殒命无此有关。而晴为黛影。这是将王家图谋贾家,与林黛玉和宝黛姻缘关联起来。预示后文林黛玉之死,也王家人有关。

随后贾元春赐节礼大方站队金玉良姻,清虚观打醮张道士提亲,都对宝黛姻缘不利。才有贾宝玉和林黛玉大闹,让贾母无奈哭诉“不是冤家不聚头”之说。也就引出了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承诺“你放心”!

其实在这其中还有很多线索。比方小红与贾芸的“私情”,就是隐写宝黛爱情的发展。而薛宝钗滴翠亭外偷听小红与坠儿谈话,也是今日贾宝玉对林黛玉诉肺腑的伏笔。

当日薛宝钗用林黛玉金蝉脱壳,不是陷害黛玉,而是作者在暗示“滴翠亭内的奸淫狗盗”,相当于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私情被曝光。而这个曝光,也直接与后文袭人向王夫人进言,彻底挑破宝黛有情的现实有关。

贾宝玉那段时间陷入金玉良姻的泥潭无法自拔,先是调戏了金钏儿,又看见了龄官画蔷,再脚踢袭人,都是他对金玉良姻的“反抗”表现。也是促成他对林黛玉表白的勇气。

可惜,这一切又被袭人和宝钗听到了。注定他们的姻缘要遭受金玉良姻和王家人的打击和毁灭。

而贾家日后之败的起因,其实与王家人在背后图谋,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别看两家是姻亲,王家有野心,早都要取而代之,这是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背后的龃龉。不提。

这里袭人与薛宝钗正在说史湘云,突然一个婆子慌慌张张跑过来,一见宝钗和袭人,她可不是守口如瓶的人。脱口而出:

(第三十二回)“这是哪里说起!金钏儿姑娘好好地投井死了!”袭人唬了一跳,忙问:“哪个金钏儿?”那老婆子道:“那里还有两个金钏儿呢?就是太太屋里的。前儿不知为什么撵他出去,在家里哭天哭地的,也都不理会他,谁知找他不见了。刚才打水的人在那东南角上井里打水,见一个尸首,赶着叫人打捞起来,谁知是他。他们家里还只管乱着要救活,那里中用了!”宝钗道:“这也奇了。”袭人听说,点头赞叹,想素日同气之情,不觉流下泪来。宝钗听见这话,忙向王夫人处来道安慰。这里袭人回去不提。